瑞波币今日价格是多少|2019适合没瑞波币吗投资
寧遠會計
行業新聞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三中全會精神指引新一輪會計法律法規修訂

添加時間:2013-12-16 15:49:51   瀏覽次數: 次    【 】   打印   關閉窗口

  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將財政賦予了特殊的定位,將其提升為“是國家治理的基礎和重要支柱”,這意味著財政改革將是我國新一輪全面深化改革的重點領域。
  由于會計是財政的基本工具和手段,財政通過會計運行并發揮作用,會計改革成為財政改革中的一個重點。其中,無論是政府綜合財務報告的編制,還是醫療績效評價制度的建立,抑或是財稅體制中權責相適應原則的提出,都離不開會計改革,而會計改革最終要依靠法律法規來落實支撐。
  將以市場為準繩
  《決定》中關于財政改革的重要表述是“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此舉意味著市場由“基礎性作用”向“決定性作用”的重大轉變。因此,會計法律法規的修訂必將以市場為準繩,滿足市場起到決定性作用的要求。
  “在市場作用轉變的過程中,高質量的會計信息是高透明市場和健康經濟體系的關鍵基礎,而會計法律法規又是高質量會計信息生成的基礎的重要構成部分,所以會計法律法規有必要做出一定的調整,以適應《決定》的要求。”北京工商大學商學院會計系教授王仲兵向 記者解釋了會計法律法規需要修訂的必要性以及修訂的方向。
  以市場為準繩的會計法律法規修訂主要是針對企業而言的。
  事實上,我國現階段已經修訂的關于企業的會計法律法規大都是基于市場化導向的,并對能夠預見到的市場經濟業務事項進行了相應的規范。比如本報此前報道過的《企業產品成本核算制度(試行)》規范了企業的產品成本核算工作,有助于企業應對國際反傾銷壓力,落實“走出去”戰略。
  曾參加過財政部會計法修訂課題的中交公路規劃設計院有限公司總會計師張國軍坦言,會計法律法規修訂的大方向是朝著市場化的方向走,如果具體一點,其核心原則應該是保護出資人利益,因而 應該首先從《會計法》的修訂入手。
  “在現代企業制度下,受托人以出資人的利益和要求為目標,這個目標與社會目標、組織目標和企業目標是不矛盾的。會計作為企業受托人的一部分,當然也以實現出資人的利益為首要選擇。”張國軍說,“站在國家的角度來看,國家是國有資產的所有者,代表人民利益,那么國家就是國有資產的出資人。會計受國家委托,當然也要以國家利益的實現為首要選擇。所以無論是企業還是國家,會計法律法規的修訂都應該以保護出資人利益為原則。”王仲兵認為,下一步,與企業相關的會計相關法律法規修訂的重點應該是對直接規范會計行為的企業會計準則進行完善。比如探 討《企業會計準則第11號—— —股份支付》對混合所有制經濟員工持股的適用性;又比如“健全資本、知識、技術、管理等由要素市場決定的報酬機制”對《企業會計準則第9號—— —職工薪酬》的影響等。
  更好發揮政府作用
  《決定》中同時強調了“更好發揮政府作用”。相關專家表示,從會計核算的角度來看,更好發揮政府作用首先需要政府對自身的財務狀況有一個基本的了解。“好比說企業的管理層只有在清楚了解了企業的財務狀況之后才能為企業制定戰略,才能管理好企業。”上述專家告訴中國會計報記者。
  東南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會計系主任陳志斌認為:“《決定》已經明確要建立權責發生制的政府綜合財務報告制度,并且盡快編制全國和地方政府的資產負債表,這項制度的建立與完善將有效反映出政府的財務狀況,推進政府更好地發揮作用。”事實上,此次所有受訪專家都無一例外地提到了權責發生制。此前,財政部已經發布的包括高校、中小學、醫院和彩票機構在內的多項事業單位會計制度征求意見稿都引入了權責發生制。有專家認為,權責發生制的記賬基礎強調了單位的責任主體意識以及內部控制。從會計核算的角度來看,單位經費的管理更加清晰,事權與支出責任更加透明。
  “關于政府財務報告相關法律法規的修訂,我國可以在參考國際公共部門財務報告準則和美國聯邦政府會計準則等法規的基礎上結合我國的實際情況穩步推進。”陳志斌說。
  若從保護出資人利益的原則出發,更好發揮政府作用就需要推動會計法律法規的修訂,從而不斷提升會計的地位,充分發揮會計的作用。
  但是,現實中,很多單位的會計地位比較弱化,許多會計僅存在于報銷、收付款項、記賬、編制報表等核算職能中,會計的監督職能沒有真正落實。
  張國軍認為,會計法律法規的修訂應該理順會計負責人和單位負責人的監督、制衡關系。以企業來類比,實踐中有部分設立董事會的公司,其財務負責人直接對董事會(出資人代表)述職,與公司經理(受托人)是合作、監督和制衡的財務事權關系,分別對董事會負責。
  “這樣做的意義在于,公司董事會作為決策機構,把經營管理決策、財務決策的執行和監督視作內部協調與制衡的關系,不再交由一人決策,這可以避免許多失誤和漏洞,最大限度規避經營者風險。”張國軍說。
  張國軍認為,對于政府來說,在制度安排方面,可以實行對于行政事業單位由上級單位向下級單位派出會計、會計對上級單位負責的制度形式。在財務、會計業務流程方面,財務負責人依據上級單位的決議安排財務、會計事項和財務人員管理,審批財務收支。
  此種觀點在行政事業單位和 企業的內部控制制度中已經有了部分體現,這或許可以為今后相關會計法律法規的修訂提供一定的參考。
  推動管理會計思維的展開
  不難看出,“保護出資人利益”這一會計法律法規修訂的主要原則與管理會計的核心價值觀之一—— —“維護價值”相符,但這絕非巧合。
  仍以《企業產品成本核算制度(試行)》為例,某專家認為,該制度的提出不僅規范了企業的產品成本核算工作,更重要的是提供了一種行之有效的成本管理思路,這種思路將企業的成本提升到了戰略的高度予以管理,完全超越了此前成本管理中為了核算而核算的簡單算術工作。
  管理會計的核心價值觀是“創造價值,維護價值”,其要義并非簡單地去搜集會計信息,而是對會計信息加以分析,從而得出會計信息從何而來的動因,為企業下一步的戰略規劃提供方向。
  總結起來,管理會計的核心在于管理,管理不是事必躬親,而是站在戰略的高度上給具體工作 予以指導。這與更好發揮政府作用的理念不謀而合。
  在《決定》關于財政改革與發展的重要表述中,更好發揮政府作用在于簡政放權,讓市場來決定資源如何配置,如此才能推動市場在經濟發展中發揮決定性作用。業內專家認為,簡政放權意味著政府與市場的角色定位更加清晰化,政府在市場經濟中的角色將更加趨于管理者。
  《企業產品成本核算制度(試行)》是管理會計思維與會計法律法規相結合的一次嘗試。制度規范了相關會計核算行為,企業的管理層通過制度的施行搜集到了有效的會計信息,從而對企業今后的發展能夠做出明確判斷。
  以此來看新一輪的會計法律法規修訂過程的話,國家可以通過對會計法律法規的修訂規范會計行為,搜集高效的會計信息,從而對國家經濟的發展做出明確判斷。
  管理會計思維背后的內涵是“管算相結合”,更好地發揮政府作用在于盡量少地進行“算”,盡量多地進行“管”。我們期待這一思想內涵今后能夠更多地融入到會計法律法規的改革中。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中國十大管理會計頒獎會議在京召開
瑞波币今日价格是多少 万人炸金花最新版2016 云南时时官方网 重庆时时彩是合法的吗? 中国五洲彩票app下载 二八杠生死活门口诀 bm在线娛乐城 现金二人斗地主规则 传奇国际注册就送67 三公棋牌游戏安卓版下载 彩票合买哪个平台好 网上重庆时时彩怎么样? 彩票大小单双有规律嘛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 天恒最新时时 千里马计划怎么样 欢乐生肖论坛